1
明升体育消息:昨日香港的气温跌至三度,但无碍高级组银牌决赛继续举行。在这场可能是香港足球史上最寒冷的一场决赛,卫冕的东方在下半场凭着徐德帅一传一射,以2-0击败冠忠南区,第十次夺得赛事的锦标。季中接任球队教练的陈婉婷,亦因此成为香港足球史上第一名夺得男子足球大型锦标的女教练。
笔者认为,最值得大家给予掌声的,并​​不只是作赛的两支球队。两队在罕见和不利的作赛环境之下,依然尽力比赛,固然值得称许;但在寒风冷雨交迫之下,仍然有4557名球迷选择远赴香港大球场,入场观看这场决赛。他们对本地足球的热烈支持,与场上作赛的球员们一样,实在值得大家的掌声。
说回比赛,虽然东方在球员的个人质素以至球队的整体实力都比南区优胜,但牌面较弱的南区却令笔者印象更为深刻:自知实力较差之下,他们踢回自己的风格,以强悍的拦截,甚至不惜以一些前场的犯规来阻挡东方的进攻组织;加上东方的两个箭头经常走到边线拿球,令球队的进攻效率更低,南区在上半场的防守发挥确实良好。而由于外援数目的限制,卡里尔未能正选上阵,而夏志明有未能胜任进攻支点下,南区的进攻套路主要就是两个字:苏沙。透过他在左路个人突破或博取犯规,南区确实取得不少传中或死球的机会,只是他们传送的质素不高,未能为叶鸿辉带来真正的考验,上半场就此以0-0作结。
然而,两队教练在下半场的临场调动,就让这场决赛分出高下。陈婉婷在下半场开赛不久,才换入第四名外援,以劳高入替李康廉。劳高的窜扰和串连能力,确实令东方在前场的组织更为流畅;更重要的是他在前场多次博得南区球员的犯规,徐德帅在61分钟先开纪录的罚球,就是他在中路突破的结果。
而在落后之下,南区教练郑兆聪的调动就相对失色:本来南区需要的,就是换走中后场一个外援,将中场的扫荡和组织交由温俊和陆志豪负责;并换入卡里尔来负责抢点和担当进攻支点的工作,与夏志明担任双箭头,而苏沙则继续在左路突破,创造传中的机会。然而,郑兆聪的首个换人调动,居然是将负责死球处理的陆志豪换走,换入小将梁家希;随后又在最后十分钟,将最有突破能力的苏沙换走,卡里尔在此时才后备入替;到了83分钟,郑兆聪更以左闸陈湛羲取代箭头夏志明。除了球员的体能不能应付比赛,笔者亦再想不到另一个理由去解释这些调动;但几名球员在换出的时候,亦未见体能有大幅下跌,这些决定确实让人摸不着头脑。
经过这些换人后,南区反而更难撕破东方坚固的防线。在寒冷的环境底下作赛,南区球员的体能亦继续下降,终于在85分钟被巴域斯伏兵门前得手,奠定胜局,最终以0-2不敌对手。虽然南区的赛前部署甚为出色亦在上半场发挥良好,但临场调动的分野还是让他们断送了球队史上第一个本地大型赛事的锦标,这样落败也只可以说是优胜劣败。